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研究 > 文献档案 > 档案利用
19世纪末档案文 献对香港鼠疫的记载
作者:​黄雁鸿 责编:

来源:《历史档案》2018年01期  发布时间:2018-09-21  点击量:0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史苑杂谈】

清末,华南地区爆发 了一次大规模传播的鼠疫,受 影响者众,死亡数字惊人 。在英国皇家海军当年 的年 度报 告中 ,讲述了鼠疫传播到香港的过程:“香港出 现严重 的鼠疫疫情是在1894年 的5月,刚过了一个中国的大时节。当时90公里以外 的广东自从2月开始就不断有鼠疫发 生,导致的死亡人 数多达6万人 。审视香港的疫情,无疑是传自广东;而广东的鼠疫,却可能源 自云南。”香港900公里以外 的云南省,每年 都受 到鼠疫威胁。到1894年 初,距离香港400公里的北海 也发 生鼠疫。1894年 的春天,这波疫情袭向香港。

关于这次鼠疫的研究可谓硕果累累,却鲜有涉及这场疫症的档案收藏和使用情况。事实上,港英 政府留下了大量档案,国外的医疗报 告和外文报章也对这次鼠疫有深入的叙述和分析。

一 香港鼠疫情况

20世纪初印 度鼠疫调查委员会 (Committee for the Investigation of Plague in India)顾问马田医生(C.J.Martin)在1911年 发表的报 告显示,1894年 在广东出 现之后蔓延至香港再传播到全 球的鼠疫,可说是影响最 广的一次鼠疫疫情,由于造成的死亡情况和社 会危害非常惨烈,有研究者认为这是第 三次全 球鼠疫大流行 的肇始。“在最 近15年 来,于全 球蔓延最 广的一次鼠疫可说是1894年 的那一次。当时发 源于广州,很快香港就出 现病例。这两个都是港口,尤其后者更和世界其他地方 有频繁的船务往来 。1895年 ,鼠疫在邻近的中 国港口城巿出 现;到了第 二年 扩散到孟买以及台湾。在印 度,鼠疫在过去15年 在全国传播,造成的死亡人 数超过700万人 。”

1894年 5月初,鼠疫传入香港。当时的殖民地总 医官劳森医生(Dr.J.A.Lowson)是处理疫情的关键人 物,他对疫症的传入、蔓延、医治、处理、防范以至平息的过程了解甚深。劳森医生在日记中 记载 了鼠疫在香港传播的过程:“1894年 5月初,香港有传言出 现鼠疫。5月8日,政府医院出 现第 一名 鼠疫患者。5月10日,政府宣布香港成为疫埠。5月29日,出 现第 一名 染病英 军。6月11日,因压力巨大,医护人 员拒绝工作。6月14日,日本 细菌专家 北里医生发 现鼠疫罪魁祸首———杆状形细菌。6月23日,法国 医生耶尔辛(Dr.A.Yersin)在香港发 现杆状形细菌。7月底,疫情得到控制。9月,疫情趋于平静。”

《申报 》于1894年 5月5日刊 出香港刚出 现鼠疫的情况:“香港华人 近得一病,时时身上发 肿,不日即毙。其病初起于粤省及北海 ,近始蔓延而至,每日病者约三十人 ,死至十七八人 。”根据《申报 》所载,广州和香港的疫情持续了大约三四个月,到1894年 8月,香港的疫情逐渐消失,死亡人 数在两三千人 左右,官方 公布的死亡数 字为2552人 。当时在香港工作的英 国医生云尼尔(Dr.A.Rennie)于1894夏天撰写了一篇简短的报 告,指出 这次鼠疫在香港造成的死亡人 数不超过3000人 。值得注意的是当年 的鼠疫虽然平静下来 ,但并没有彻底消失。自1895年 开始,香港几乎每年 都会发生鼠疫,而且集中 在4—7月这几个天气炎热的月份。据 欧洲公共卫生学 校组织(As-sociation of Schools of Public Health)于1910年 代发 表的报 告,1895—1901年 鼠疫造成的香港死亡人 数为6387人 ,可见鼠疫当时在香港已演变成风土病。

鼠疫爆发时,港英 政府采取了多项措施来 遏制疫情,包括医治、消毒、隔离和清洁等。港英政府还特别注重 讯息交流和事件检讨。除大量提交给政府的医学 报告之外 ,港英 政府和香港民间还留下了大量档案和报 告,以此可以进一步了解当时的疫情、采取的措施及民间的反应等情况。

二 有关鼠疫的港府档案

19世纪的香港政府档案主要包括《香港政府公报 》(Hong Kong Government Gazette)、《香港行 政及立法局会 议记录 》(Hong Kong Sessional Papers)、《香港立法局议事录 》(Hong KongHansard)、《香港政府行 政报 告》(Hong Kong Administrative Reports)和《香港蓝皮书 》(HongKong Blue Books)等等。此外 港英 政府还会 定期 向宗主 国 英 国提交香港情况的报 告,分别收录 于英国殖民地部档案(British Colonial Office Records,简称C.O.)和外 交部档案(British Foreign Office Records,简称F.O.),对于香港社 会、经济和民生事务都有较为详细的描述。

《香港政府宪报 》是香港政府的官方 公告,自1853年 以独立形式刊 行后,基本 上是每年 为一卷,卷数 和编 号一直接续。和1894年 鼠疫有关的公告约有200份,其中 最多的是洁净局(SanitaryBoard)的会 议记录 以及立法会会议记录 ,还有和公共卫生有关的法律法规,例如1894年 5月根据1887年 《公众健康条例》的基础颁布的《鼠疫章程》12条、《鼠疫章程》附例11、《隔离鼠疫患者条例》12、《清洁条例》13和《传染病章程》14,这些法规都在《香港政府宪报 》上刊 登全文。

除了会 议记录 及相关法例外 ,《香港政府宪报 》中 有两类 关于鼠疫的文 件较多,一是各部门防治鼠疫的工作报 告,二是清洁环境报 告。为肃清鼠患,港英 政府对华人 聚居的太 平山进行 大整肃,因此相关部门提交了太 平山区的整治报 告。关于防治鼠疫的政府工作报 告约20份,涉及部门包括洁净局(Sanitary Board)、园林管理处(Botanical and Afforestaion Dept.)、公共事务(PublicWorks)、海 港部门(Harbour Master)、登记部门(Registrar General)、医务委员 会 (MedicalCommittee)、政府兽医(Colonial Veterinary Surgeon)以及警察部门等。

工作报告以洁净局提交最 多,内容主要是防疫措施的执行 情况及效 果,有工作报 告讲及因太 多人 染病,人 手短缺对政府的日常工作产生影响。此外 还刊 出了皇仁书 院(Queen College)、保良局及维多利亚监狱(Victoria Gao)于1894年 的年 报,其中 叙述了这些机 构鼠疫患者及死亡人 数。值得一提的是《香港政府宪报 》只单独刊 出上述机 构1894年 的年 报,原因可能是当年 鼠疫导致的死亡人 数 太多。关于太 平山整治的报 告则有两份,都是汇报 工作进度。此外 还有医学 调查报 告,如《东莞鼠疫》(Plague in Tungkun,Dr.Westcott’s Report)15、《政府医生报 告》(Report,ColonialSurgeon)16等,内容涉及东莞鼠疫情况、香港疫情严重 的原因及政府抗疫措施的成效 、各医院病患及病死情况、病患的症状、医疗手段以及对华人 医院及中 医的医疗成效评估及管理建议。

《香港立法局会 议文 件汇编 》(Hong Kong Sessional Papers)主 要内容为立法局每次开会 用作讨论议事项目 的有关文 件,并附录 港督或港英 政府委任的调查委员会 的报 告书 。1894—1895年 关于鼠疫的记录 或报 告约共19份,包括工作报 告、医学 报告、财政报 告、统计数 字以及抗疫的成效 检讨。还有政府官员的讲话,如港督罗便臣(Sir William Robinson,1891—1898年 在任)于1894年6月20日向立法局汇报 鼠疫为香港带来 的灾难性的影响17

此外 ,《香港立法局会 议文 件汇编 》也收录 了医疗、教育、海 港部门和洁净局的工作报 告,还附上立法议员对防疫工作的质询。此 外 还有医 学 报 告,如1894—1895 年 香港鼠疫情况的 报 告(MedicalRe port on BubonicPlague18和《1896年 调查东华医院委员会报告》(ReportsontheTungWaHospital19。港英 政府不满东华医院在这次疫情中 的表现,认为是医院管理混乱及中 医手段不科学导致死伤严重 ,在疫情结束后特别成立调查委员会 检讨东华医院的组织运作,特别是审视医院在应付鼠疫过程中 出现的问题20,该报 告长 达200多页,除了3份调查委员会 提交的主 题 报告之外 ,还附录 证人 证词、医院创 建缘起以及医院改革方 向的相关备忘录 和来 往函件。

《香港立法局议事录 》内容主 要为会 议程序表、港督的演词、立法局通过的法例原文 、议员的发 言及投票情况。1894—1898年 关于鼠疫的议事录 约40份,记录 了立法局议员就鼠疫所 提出 的质询、官员回应,以及专责委员会 所审议有关疫情的会 议记录 ,包括财务委员会 讨论应付鼠疫的开支问题 、海 港管理局(The Harbour Masters)对旅客的监控措施、洁净局对抗鼠疫成效 的评 估等21

《香港蓝皮书 》是香港政府各个部门每年 工作的简报 ,在鼠疫肆虐的1894—1898年 ,政府医院、公共事务部以及税务部门的简报 中皆有讲及鼠疫部分。政府医院简报 罗列了专治鼠疫病患的医船海 之家 (Hygeia)的资料,包括病人 分类 、医护人 员的数目、病患数 目、死者数 目以及病因及死因等,实为研究香港传染病的珍贵资料22

英国殖民地部档案是研究香港殖民地历史最为重要的档案之一,其中 涉及此次鼠疫疫情的档案主要在C.O.129、C.O.131和C.O.133卷宗内。港督需向殖民地部大臣汇报 香港所 有的内政事务,向其请示对策,殖民地部大臣会 回函批示。这些档案中 关于此次鼠疫的文 件约90份,日期 从1894年 5月至1895年 4月,讲述了卫生、疫情趋势、政府相关公布以及洁净局报 告等23。C.O.131主要收录 了香港多年 的蓝皮书 (Hong Kong Blue Books),C.O.133则收录 《香港立法局会 议记录 》Hong Kong Sessional Papers),两者上文 已做介绍,不再重复。

英国外交部档案中 关于香港1894年 鼠疫的内容主要收录 在编 号F.O.17和F.O.228的档案中 。F.O.17收录 了1906年 以前 涉及中 国政治及其他事项的汇报 。与本 次鼠疫有关的档案约有67份,编 号分别是1190—1211、1222—1251,内容主 要是1892—1895年 间任英 国驻大清国 公使欧格纳爵士(Sir Nicholas Robert O’Conor,1843—1908)以及1895—1896年 英 国驻大清国 署理公使赛克乐(William Nelthorpe Beauclerk,1849—1908)向英国发出的外 交文 书、使节信函、电汇及汇报 。很多文 件记述了为避免疫症由大陆传入,港英 政府的入境管控措施24。F.O.228的档案包含了英 国驻大清国 公使和英国领事馆等发 出的关于中国事务的一般信件,内容涉及中 国政府、港英 政府、中国 各港口、船队的情况,其中 和鼠疫有关的多是中国大陆和香港之间的出 入境变动和管制措施25

三 有关鼠疫的医学报告

1894年 5月鼠疫开始在香港蔓延,虽然到年 底疫情有所 放缓,但在以后的若干年 ,鼠疫仍是困扰香港的传染病。为掌控疫情及监察防控成效 ,港英 政府相关部门会 提交各类 报告,其中 对鼠疫疫情有较为完整描述的是医学 报告。这类 报告详尽描述了发 病、病症、传染途径和预防、病人 分布、各医院的疫情控制成效 等,是殖民地医生撰写这些医学报告负责,再由当时负责香港医务和卫生事务的殖民地总 医官(Colonial Surgeon)呈交立法局。

1894—1899年 这类 医学报告有5份,分别是殖民地总 医官劳森(Dr.J.A.Lowson)于1895年提交的报 告,其中 详列鼠疫的传播史 、病因、病发 期、临床表现、诊断、治疗、康复 及后遗症、治疗及预防方 法、恶劣卫生条件和天气对疫情的影响,1894年 爆发 时的病例分布、各医院病人 的统计、死亡数字等;报 告记录 了23个病例,详细列出 病人 的背景、染病途径、环境和疗效 ,既有医学价值,也是研究香港社 会 史的珍贵史 料26。殖民地医生韦尔曼(Dr.M.Wilm)在1897年 撰写关于香港鼠疫的报 告中 ,从较为专业的角度讲述疫症的临床表现和细菌学 检查结果的病理报 告27。殖民地代理总 医官艾坚逊(Dr.J.M.Atkinson)于1897年 提交了1895—1896年 香港的鼠疫情况报 告,报 告中 除了医学 上的防治和各类 统计数 据以外 ,还罗列了邻近地区的疫情、其他政府部门对疫症的防控措施等28。1898年 的鼠疫报 告由殖民地医生克拉克(Dr.F.W.Cleak)撰写29。到1899年 ,医疗部门不再专门为鼠疫提交报 告,鼠疫情况包含在全 年的卫生报 告中 ,原因可能是疫情基本 趋于平静。

除香港政府官方 报告,《英 国医学 杂志》(The British Medical Journal)也收录 了很多关于1894年 香港鼠疫的医学 报告。这些报 告集中 于1894—1897年 ,在疫情高峰期 约有4份同类 报告,20世纪初有两份报 告较为全面和重要。这些报 告总 结了香港鼠疫患者的临床表现、医疗手段和防治方 法,其撰写者多为当时在香港服务的英 国医生,其中 4份由卡特利医生(Dr.J.Cantlie)撰写,分别发 表于1894年 和1897年 30。曾任殖民地代理总 医官的艾坚逊(Dr.J.M.Atkinson)于1906年发 表香港鼠疫概况的报 告,主要讲述了他在任时如何处理疫情31。除了《英 国医学 杂志》,《北美回顾》(The North American Review)于1897年 发表韦文 医生(Dr.W.Wyman)的论文 ,以较大篇幅介绍了鼠疫在香港发 生,其后蔓延至印 度及世界其他地方 的过程,认为香港实为19世纪末全 球第 三次鼠疫大流行 的“输出 地”32。《北美回顾》创 刊于1815年 ,《英 国医学 杂志》创 刊于1840年 。这些刊 物接连刊 登关于香港鼠疫的医学 报告,反映了当时的疫情影响范围大,以致全 世界都甚为关注。

四 香港的中英文报章对鼠疫的记录

鼠疫由蔓延到平息的短短三四个月期 间,香港社 会 要 面对每天数 以十计甚至更多人 染病和死亡的困境,加上港英 政府不断推出 抗疫措施,诸如宣布成为疫埠,强行 把鼠疫患者迁至传染病医院,安排埋葬鼠疫死者,强行 消毒和清理民居,甚至迁拆华人 密集居住的太 平山,重 新分配住房等33,这些政策措施很自然成为社 会关注的焦点,而跟进和报 道这些焦点的,则是各大报刊。

香港当时的中 文 报 刊不多,《遐迩贯珍》(1853—1856)、《循环日报 》(1874—1886)均已停刊 ,后来 的《华字 日报 》(1895—1940)和《有所 谓报 》(1899—1903)尚未创 刊,当时对香港鼠疫情况报 道得最 多的,反而是上海 的《申报 》。由1894年 5月至1898年 6月,《申报 》都有跟进香港的疫情的报 道,仅1894年 就有接近100篇相关报 道,这些报 道集中 在疫情最 为严重 的5—7月,8月以后疫症减少,关于鼠疫的报 道也成为跟进或分析文 章。鼠疫出 现初期 ,《申报 》不但报 道了香港疫情、染病人 数和社 区、医疗情况等,也有大量比较中 西医学 的文 章。《申报 》秉持向国 民灌输新 知识的理念,很多有关医学 的报 道和评 论文 章,都赞同西医处理疫症的手法。自1894年 5月5日起,《申报 》开始及时地通报 香港疫情。其中 ,5月报 道疫情11次,疫情高峰的6月几乎是逐日报 道,7月报 道13次34,8月之后疫情渐散,报 道不再频密,10月《申报 》还发 表文 章,呼吁大家 不要 松懈,留心 防疫35

《华字 日报 》创刊于1895年 ,由于创刊时鼠疫在香港的高峰期 已过,该报 并未对香港疫情有太多关注。当时澳门鼠疫泛滥,而且蔓延到其他地方 如日本 及印 度,因此《华字 日报 》创 刊初期 有很多关于日本 和澳门的鼠疫报 道,偶尔也会 刊登港英 政府防止疫症卷土重 来的消息:“连日无疫。本港官府连日饬差轮查疫病,初七八连日未见病疫一人 ,似此港中 无疫洵非虚语也。”36

相对中 文 报章,香港的英文报章对疫情的报 道详尽得多。疫症横行 的1894年 ,香港的英 文 报章包括《德臣西报 》(China Mail,1866—1961)、《孖剌西报 》(Hong Kong Daily Press,1870— 1941)和《土蔑西报 》(Hong Kong Telegraph,1881—1951)几乎每天都有关于鼠疫的新 闻和跟踪消息。其中 ,至1899年 ,《土蔑西报 》关于鼠疫的报 道超过300篇,《德臣西报 》约400篇。《德臣西报 》对其他地方 的鼠疫报 导较香港更详细,可见这是一份较为具国 际视野的报 章。

上述英文报章对鼠疫的报 道集中 在下列7个方 面:(1)鼠疫疫情。(2)抗疫措施。(3)洁净局会 议消息及记录 。(4)政府医生有关鼠疫的控制及医疗进展的报 道。(5)鼠疫的医学 评论。(6)邻近地区如中国大陆和澳门的疫情。(7)个案描述。这些报 道对了解当时社 会情况及政府反应都有很重要的参考价 值。其中 较有价 值的是对政府医生的采访报 道,以及西医针对疫情及中 医手法的评论,显示了香港的医学 传统一直以来 都认为中 医不科学。这些英 文 报章对疫情的报 道往往带有殖民主 义的观点和态度。例如认定鼠疫在华人 社区肆虐,元凶是华人 不讲究卫生和清洁,医治方 法又极落后和不科学,将华人 社 会对西方 医学 (乃至欧洲文 明)的排斥以及笃信谣言视为无知与愚昧。

《孖剌西报 》曾评 论道:“在香港,中 国 人与欧洲人 的日常接触和交流已经超过50年 ,但是他们似乎仍然没有理解和欣赏英国统治的原则、道德与社 会体系。我们看到华人 工人 阶级对外国人进行 了恶意的攻击和诽谤,他们的无知与愚昧充分地表现在最 近广泛流传的、有关香港鼠疫病人 治疗的谣言当中 。”37

细读这些文 章,也可从另一侧面 了解香港华人 在港英 政府殖民管治之下的窘境。《德臣西报 》曾刊 出 评论,感叹英国对香港长 达50多年 的殖民统治没有对华人 产生任何影响:“他们依然迷信,依然拒绝欧洲文明和科学,依然无知和充满偏见。而这些特征在刚过去的鼠疫危机 中暴露无遗。通过暴力与阴谋,华人 居民努力颠覆政府处理鼠疫危机 的安排。”38

外文报章对疫情的报 道还真实地呈现了病人 的惨况。例如《土蔑西报 》在1894年 7月31日以

恐怖之屋”(chamber of horrors)来 形容东华医院病房:“很多病人 被锁着,像动物一样被关押,男女混杂在一起。这些精神病患者的衣服肮脏不堪。”报 纸质问这样的不人 道情况为何会 在一个英国 殖民地出 现,要 求当局向东华医院施加压力,以改善这种恐怖状况39

这些英文报章都注意对疫情做较为详尽的跟进报 道,如每天新 增患病、死亡、康复 人 数,各医院病人 分布、政府的最 新措施及防疫进展,大致反映出 1894年 鼠疫在香港流行 和平息的具体过程。

检视关于1894年 香港鼠疫的中外 文 资 料,可以了解这场开启了全 球第 三次鼠疫大流行 之门的疫症如何从出 现到平息。当年 鼠疫在香港虽然只是肆虐了半年 左右,但造成的社 会及公共卫生影响却是深远的。关于鼠疫的政府档案呈现了更多当时的社 会现状、香港的医疗条件、港英 政府对华人的管治模式以至香港公共卫生系统建立和完善的过程。报 章资料则在社 会的层面 对这场疫症有更深刻的描绘,展现了疫情肆虐下香港居民的生活、港英 的抗疫措施反映出 的中 西文 化差异。这些资料 ,有助于对香港传染病以及医疗建设进行 更多的探讨,以厘清事实,并推动香港社 会 史的进一步研究。

注释:

B.W.Brown,“A note on the history of the disease in Hong Kong”,Public Health Reports,Vol 28:No.12(1913),pp.551—557.

C.J.Martin,“Discussion On the Spread of Plague”,The British Medical Journal,Vol.2.No.2654(1911),PP.1249—1263.

G.H.Choa,“The Lowson Diary:A record of the early phase of the Hong Kong Bubonic Plague,”Journal of the Hong Kong

Branch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No.33(1996),pp.129—145.

洗维逊:《鼠疫流行 史》,广东省卫生防疫站1989年 版,第 203页。

李永宸、赖文 :《岭南温疫史 》,广东人 民出 版 社2003年 版,第 421页。

⑥“Correspondence Respecting to the Affairs of Hong Kong 1882—1899”,British Parliamentary Paper,China 26.Shannon:Irish U-niversity Press,1971,pp.155.

W.J.Simpson,“Plague in Hong Kong”,The British Medical Journal,Vol.1.No.2204(1903),pp.755—757.

Association of Schools of Public Health(ed.),Public Health Reports(1896—1970),Vol.21.No.24(1906).pp.655—656.

⑨31J.M.Atkinson,“Plague Procedure in Hong Kong,”The British Medical Journal,Vol.2.No.2398(1906),PP.1715—1718.

⑩111213141516香港大学 图书 馆藏香港政府档案,Government Notification No.175,208,495,111,494,8,354,HongKon  g Gov-ernment Gazette,1894—1896。

17香港大学 图书 馆藏香港政府档案,Governor’s Despatch to the Secretary of States with Reference to the Plague in 1894 (20June1894).Sessional Paper,1894。

182627James A.Lawson.Medical Report on the Epidemic of Bubonic Plague in 1894(2Mar 1895);M.Wilm.Report on Plague(20May 1896).Sessional Paper,1894—1896.

19Reports on the Tung Wa Hospital.(17Oct 1896),Sessional Paper,1896.

20Elizabeth Sinn,Power and Charity:The Early History of the Tung Wah Hospital.Hong Kong:Oxford University Press.1989,P.263;杨祥银:《殖民权力与医疗空间:香港东华三院中 西医服务变迁(1894—1941年 )》,香港中 文大学 历 史课程哲学 博士论文 2007年 ,第 106—123页。

21香港大 学 图 书 馆藏香港政府档案,Hong Kong Hansard,11—Jun—1894,27—Aug—1894,3—Sep—1894,17—Sep—1894,28—Nov—1894,6—Dec—1894,22—Dec—1894,24—Dec—1894,26—Feb—1895,12—Mar—1895,20—Mar—1895,26— Mar—1895,28—Mar—1895,4—Apr—1895,11—Apr—1895,23—May—1895,6—Jun—1895,16—Aug—1895,25—Nov—1895,5—Dec—1895,11—Feb—1896,8—Jul—1896,22—Jul—1896,3—Dec—1896,3—May—1897,10—May—1897,31—May—1897,25—Oct—1897,25—Jan—1898,29—Aug—1898,10—Oct—1898,22—Nov—1898,22—Dec—1898。

22香港大学 图书 馆藏香港政府档案,Hong Kong Blue Books,Public Works,1894;Hospitals,1894;Comparative Statement of theRevenue of the Colony of Hongkong for the Years 1894and 1895;Public Works,1895;Public Works,1896;Hospitals,1896;Hospitals,1897;Hospitals,1898。

232425Great Britain,Colonial Office,Original Correspondence:Hong Kong,1841—1951,Series 129 (CO129);General Correspon-dence:China 1815—1905,Series 17(F 17);Embassy and Consular Correspondence,1834—1930,Series 228(F 228),Public Re-cord Office,London.

28J.M.Atkinson.Prevalence of Bubonic Plague in the Colony of Hong Kong during the Years of 1895and 1896.(4,June,1897).Sessional Paper,1897.

29Francis W.Cleak,The Epidemic of Bubonic Plague in Hong Kong in the Year 1898.(25August 1898).Sessional Paper,1898.

30James Cantlie.The Plague in Hong Kong.Clinical and Pathological Characters.The British Medical Journal.Vol.2.No.1756(1894),pp.423—427;James Cantlie.Abstract of An address on the Spread of Plague.The British Medical Journal.Vol.1.No.1880(1897),pp.72—75;James Cantlie.Remarks on the Treatment of Bubonic Plague.The British Medical Journal.Vol.1.No.1883(1897),pp.249—251;James A.Lowson and James Cantle.The Bacteriology of Plague.The British Medical Journal.Vol.1.No.1882(1897),pp.237—238.

32Walter Wyman.The Black Plague.The North American Review.Vol.164.No.485(1897),pp.441—452.

33刘润和:《香港巿议会 史1883—1999》,香港康乐及文 化事务署 2002年 版,第 56—59页。

34《申报 》1894年 5月至7月有关香港鼠疫情况的报 道,包括《电传疫信》《西人 言疫》《港疫续纪》《疫信照登》等。见上海 书店申报 影印 组编 :《申报 》,上海 书店2007年 影印版。

35《留心 防疫》,《申报 》1894年 10月11日。

36香港中 央图书 馆藏《华字 日报 》,1895年 5月3日。

37香港中 央图书 馆藏Hong Kong Daily Press,25May 1894。

38香港中 央图书 馆藏China Mail,10July 1894。

39香港中 央图书 馆藏Hong Kong Telegraph,31July,1894。


hackIE
Copyright©2003-200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7795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440008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