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研究 > 文献档案 > 档案利用
清代内阁满文黄册的整理与利用
作者:​赵郁楠 责编:

来源:《历史档案》2018年第3期  发布时间:2018-11-05  点击量:0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清代内阁满文黄册是作为题本附件而进呈御览的官文书档册,其在内阁档案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史料价值。目前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以下称一史馆)对馆藏内阁满文黄册的秩序整理与编目工作已基本告竣,现略作归纳,以期增进学界了解。

一 内阁满文黄册的形成与贮藏

清朝定满语为国语,“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满蒙官员,特别是承办八旗事务及边疆少数民族事务的满蒙官员,一般都用满文缮写公文,不准擅自使用汉文,否则重者治罪,轻则训饬”。内阁作为辅佐皇帝办理国家政务的中枢机关,每天承接办理的各种公文中有大量的满文文书,故而形成了为数不少的满文黄册。

黄册制度是明代户籍与赋役之法的一项基本制度,其正本均收贮于南京后湖黄册库,但遗存至今者甚少。按清制,凡属进呈御览之册,册面均为黄色,统称黄册,其应用范围较明代更广,内而部院衙门,外而各省臣工,不限户籍、赋役,凡关乎报销钱粮,或例应造报事件,均须造具黄册,随同题本进呈御览。《清实录》载,刑科左给事中魏象枢奏言:“国家钱粮,部臣掌出,藩臣掌入,入数不清,故出数不明。请自八年为始,各省布政使司于每岁中会计通省钱粮,分别款项造册呈送该督抚按查核,恭缮黄册一套,抚臣会题总数,随本进呈御览。仍造清册,咨送在京各该衙门互相查考。既可杜藩臣之欺隐,又可核部臣之参差。”

清代黄册统一由内阁大库贮藏。内阁大库是清代中央最重要的档案库之一,由东、西两座库房构成,西库贮存红本,亦称红本库,东库贮藏实录表章,简称实录库。红本即为京内外官员汇报经办政务之题本,因经阅及代皇帝以朱笔批示,故名为红本;黄册为题本附件,“原存书籍表章库”,即东库,“与题本分存”。内阁大库未专设管理人员,由内阁典籍厅和满本房分别掌管,各司其职。其中红本、黄册由典籍厅负责收贮,《清会典》载:“凡部院衙门及直省督抚等奏销册籍,奉旨留览者,俱于年终自内发出,付典籍贮库。”

二 内阁满文黄册的规制与数量

内阁满文黄册用纸考究,册衣多用黄绫,封面粘有册签,册签上写有满文题名,逐页骑缝及册签粘合之处,均钤有印章或关防。较为特殊的是刑部重囚招册,不钤印,装帧类似图书,均属线装刻本,黄绫书衣,四周单边,白口,单鱼尾。

满文黄册规格大小不同,薄厚不一,以吏部京察册最大,长53.1厘米,宽29.2厘米;黑龙江将军富森等奏闻剩余勘合火牌数目册最小,长23.5厘米,宽14厘米;最厚的是户部银库大出钱粮黄册,厚达25.3厘米。

清代内阁满文黄册的整理与利用

根据最新整理成果统计,一史馆馆藏内阁满文黄册,始于顺治十年(1653年)正月,止于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总计1345卷3799册。以三个项号存贮:第一项,共695卷1932册;第二项,共575卷1485册;第三项,共75卷382册。制表如下:

360截图20181105093430596


由上表可见,满文黄册的造报者,多数是中央部院,极少数是地方将军等。尤以工部数量最多,户部和吏部次之,礼部、光禄寺及黑龙江等处将军最少。但各衙门题报时间不一,工部和光禄寺钱粮册按月报;六科注销已未完结已未愈限事件册按季报;宗人府销算册一年一报;吏部京察册等三年一报;还有礼部题报坛庙斋戒日期等,又是今年报明年应报事项。

此外,从各朝数量构成看,顺治朝最少,乾隆朝最多。具体为:顺治朝121册,康熙朝273册,雍正朝254册,乾隆朝1138册,嘉庆朝517册,道光朝591册,咸丰朝234册,同治朝179册,光绪朝316册,无法判定朝年176册。语种上,纯满文3700余册;满汉合璧60余册,其中光禄寺黄册全部为满汉合璧,其余为吏、礼、户和盛京户部奏销钱粮册。需要特殊说明的是,本轮整理过程中又清理出30余册纯汉文黄册,但均系残件散页。

三 内阁满文黄册的题名与内容

内阁满文黄册,其封面册签上均缮有题名并钤有印章,均系奉旨留览贮库的原档,不同于军机处满文上谕档、寄信档、议复档等簿册类档案,系将原件抄录按一定厚度装订成册以备查阅的。其内容主要包括以下六个方面:

(一) 经费钱粮。有吏部之在京八旗文职官员领过俸银、俸米及笔帖式等饷银、饷米数目;户部三库(银库、锻匹库与颜料库)大进、大出及旧管、新收、开除、实在四柱钱粮数目,盛京户部销算钱粮、仓米数目;礼部销算钱粮及祭祀银两数目;兵部八旗武职官员俸银、俸米及兵丁饷银、饷米数目,八旗官兵喂养官拴马匹领过钱粮数目;工部营缮等四清吏司及节慎库、制造库等库存银两及物料四柱数目,注销用过各项、杂项钱粮数目,注销各处工程修理用款数目;理藩院银库四柱

1 41

银两数目及支给蒙古王公、额驸、台吉、塔布囊等盘费银数目;宗人府销算银两数目;太常寺谨造昭西等陵钱粮、制帛及银两等四柱数目;光禄寺题报发给各处吃食物品等项数目、每月用过钱粮数目及每月内膳房等处用过猪、羊、鸡、鱼等项数目;国子监造报进出钱粮数目。

(二) 例行事件。有吏、户、礼、兵、刑、工六科注销在京各部院承办事宜已完未完事件;都

察院报监察御史条陈事件。满文题名如:dorolon i jurgan i cko yamun i arame wajiha dorolon i jur-gan i dangse efulehe dangse,译为礼科造完礼部注销档;dorolon i jurgan i cko yamun i arame waji-ha dorolon i jurgan i wajire unde getuken dangse,译为礼科造完礼部未完清档;uheri be baicarayamun i gingguleme weilehe baicame tuwara hafasai hacilame wesimbuhe baitai cese,译为都察院谨造监察御史条陈事件册。

(三) 职官京察。包括京城吏部等衙门官员、陵寝及盛京各衙门章京、笔帖式等京察。满文题

名如:badarangga doro i xahvn gvlmahvn aniyai gemun i hafasai simnen simnere de munggan jaimukden i geren yamun i uju jergide obuha janggin bithesi sei cese,译为光绪辛卯年陵寝及盛京各衙门头等章京笔帖式等京察册。

(四) 重囚招供。包括刑部秋审各省重犯、绞犯、斩犯及缓决罪犯的案由及口供。满文题名如:

beidere jurgan i ujen weilengge niyalmai dangse,译为刑部重犯档;beidere jurgan i geren goloi el-hexeme wara weilengge niyalmai dangse,译为刑部各省缓决犯人档。

(五) 僧道度牒。主要是礼部题报发放僧道等度牒执照数目。满文题名如:dorolon i jurgan i

gingguleme weilehe salame buhe du diyei jyjoo bithei ton i suwayan dangse,译为礼部谨造赈济僧道等度牒执照数目黄档。

(六) 勘合火牌。有黑龙江、江宁、杭州、青州等地方将军谨题修造般支用过各种材料或用过

勘合火牌数目等。满文题名如:giyang ning ni jergi babe tuwakiyara jiyanggiyvn sula amban sunjajergi ejehe hafan efulefi tuxan de bibuhe amban boode sei abkai wehiyehe i juwan ilaci aniya acabumetuwara bithe hvdun bithe be wesimbufi efulere dangse,译为江宁将军散秩大臣记录五次革职留任臣保德等题销乾隆十三年(1748年)勘合火牌数目档。

四 内阁满文黄册的整理与编目

清代内阁满文黄册的整理工作,始于20世纪30年代故宫博物院文献馆时期。当时故宫博物院文献馆、北京大学和国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等处均存有满文黄册,其整理工作亦是与汉文黄册同时展开的。据统计,文献馆所存内阁大库满文黄册除满汉文合订本不计外,“约一千六百余册”。后因编纂汉文黄册联合目录,文献馆有关人员赴北京大学工作,遂将北大所存满文黄册译名编目,又得“一千四百余册”。两处所存满文黄册均已登记完毕,遂在汇编汉文黄册联合目录之外,拟编一部满文黄册联合目录,以资参证。但陷于战乱,文献馆已将其所存满文黄册南迁运往上海,国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所存者也尚待整理,故在汉文黄册先后出版两部目录,即《内阁大库现存清代汉文黄册目录》与《清内阁旧藏汉文黄册联合目录》之后,虽经多方筹备,满文黄册目录始终一部也未出版。

1949年后,一史馆先后接收了北京大学、辽宁省图书馆等处移交过来的满文黄册,逐渐形成今日馆藏之现状。可以说,馆藏内阁满文黄册辗转流失历经多处保存,饱经战乱、南迁之颠沛,在一史馆前身文献馆和中央档案馆明清档案部等时期,艰难完成了初步清理和案卷级整理工作。尽管档案界很多前辈专家均对其极为重视,倾注过很多心血,但令人遗憾的是始终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文

清代内阁满文黄册的整理与利用

件级秩序目录,“故宫博物院明清档案部(一史馆前身)是保存满文档案数量最多的单位,从1925年故宫博物院成立到1978年满文干部培训班结业,在长达53年的时间里,所整理著录和编译出版的满文档案数量,与实际保存的数量相比较,可谓微乎其微。按科学方法逐件登记编目的档案数量很少,绝大部分档案是成捆成包为单位清点登记的。”

2015年4月至2016年8月,一史馆满文处完成了馆藏内阁满文黄册的文件级秩序整理工作。这次整理在充分调研并尊重原有整理基础上,不仅对其原有档号体系做了补充完善,还将其全部著录到件,最终形成了案卷级秩序目录1册、文件级秩序目录1册并残破待修目录合订本1册,可谓填补了以往整理编目工作的一个空白。

五 内阁满文黄册的史料价值

内阁大库所藏档册,均为当时之机密,九卿翰林部员有终身不得窥见一字者,其所存内阁各机关日行公事的档案文件中,尤以红本、史书、黄册为大宗。在清代,黄册应用范围极其广泛,可谓适用于京内外各衙门题奏事项之附册,凡河工报销、营建工程、钱粮报销、职官京察、朝审秋审等均在其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史料价值。

汉文黄册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即分别出版过两部目录。1948年《文献论丛》上分别发表有单士魁《清代黄册与赋役问题》与王梅庄《清代黄册中之户籍制度》两篇文章,二文均以汉文黄册为研究对象,注重考查清代民人赋役和户籍。近年笔者有幸参加了满文黄册的整理编目工作,通过对比最新整理形成的《内阁满文黄册文件级秩序目录》与20世纪30年代出版的《内阁大库现存清代汉文黄册目录》发现,满汉文黄册主要在三个方面有显著区别。

其一,装帧上或合订一本,或分别封装等。清代各部院进呈的黄册,一般均备满汉文各一份。进呈之时,或满汉文合订一本,如盛京户部黄册、礼部坛庙祀册、理藩院及光禄寺黄册等。或满汉文分别单独封装,如吏部等衙门谨题陵寝及盛京各衙门头等、二等、三等章京笔帖式等满文京察册,即四册同装一函;如工部奏销制造库用过布匹等项数目、奏销营缮清吏司等四司及料估所制造库用过银钱数目、营缮清吏司等司用过布帛等项数目与制造库用过金银钱数目满文册,是四册同装于一个黄绫封套内;再如汉文“户部之三库册,系进、出、四柱共函。刑部之赃罚册,系赃物、豁免、已完、未完四册共函”。11

其二,“京册”“省册”所占比例大不相同。黄册作为题本附件,其形成与清代的题本制度息息相关。题本是清代中央和地方高级官员向皇帝请示汇报的重要文书之一,有部本和通本之别。凡在京各部院缮写呈进的题本称为部本,各省将军、总督、巡抚等员缮写呈进的题本称为通本。满文黄册多数是随部本进呈皇帝御览的“京册”,约有3670余册;极少数是随通本进呈的“省册”,约有30余册,由黑龙江、江宁、青州、杭州地方将军具题。而汉文“省册”数量虽比“京册”亦少,但与“京册”相差并不悬殊,且内容更为丰富,多为各省督抚题报民丁屯丁户口、地丁钱粮、漕费盐课及绿营兵马、钱粮、勘合数目等。

其三,内容上有同有异,各有侧重。有系满汉合璧合订一册内容相同的,如盛京户部旗地考成黄册、礼部坛庙祀册、理藩院及光禄寺黄册等;有满汉文册分造但内容相同的,如吏部京察册,户部三库册,工部营缮等四清吏司及节慎库、制造库等库存银两及物料四柱数目册、太常寺题销坛庙陵寝钱粮数目册等;有不造汉文册仅造满文册的,如宗人府销算册,吏部之在京八旗文职官员俸银、俸米册,吏部之在京笔帖式等饷银、饷米册,兵部之八旗武职官员俸银及兵丁饷银册,兵部之八旗武职官员俸米及兵丁饷米册,兵部之八旗官兵喂养官拴马匹用过钱粮数目册等;也有不造满文

1 43

册仅造汉文册的,如吏部题销在京文职汉官领过俸银、俸米册,户部之各省督抚题报民丁、屯丁户口数目册,题征地丁钱粮及漕费税课数目册,兵部之题销绿营及驻防八旗等兵马钱粮册,工部题销河工用银数目册等。

综上可见,内阁黄册中,涉及京城皇族、在京八旗文武职官兵及边疆少数民族类事务,多用满文缮写;涉及各省民人户口、赋役事务,绿营与驻防八旗兵马、钱粮事务,多用汉文缮写;其余中央各部院题销经费、钱粮,或题报例行事件,多系满汉文各缮一份,或合订一册,或分别封装。因此,满文黄册中与汉文册内容相同的这部分,汉文册如有缺失,或存量较少,则尽可利用满文册进行史料补充;另汉文册所载名词,如有晦涩难解者,亦可用满文册对照译读进行破解。但最为珍贵且无可替代的,则是仅造满文册的这部分,不仅补汉文黄册记载之空白,亦为清代皇族、京城八旗事务等方面研究提供最原始、最详实的第一手史料,从而进一步深化清代经济史、人口史、社会史和区域史等领域的相关研究。

注释:

①⑩吴元丰:《满文档案与历史探究》,辽宁民族出版社2015年版,第24、524页。

②《清世祖实录》卷57,顺治八年五月至六月。

③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以下简称一史馆)文书档案,《故宫博物院文献馆1934年度工作报告》,转引自一史馆编:《明清档案事业九十年》,第81、110页。

④张德泽:《整理明清档案记》,“甲编解放前部分·文献馆时期工作情况之五、内阁大库档案整理情况”,稿本未刊。

⑤(康熙)《大清会典》卷2。

⑥一史馆档号体系一般分为五级,即" 全宗-类-项-卷-件" ,内阁满文黄册,全宗号为02,类号为21,三个项号分别为001、002和003。其中001和002项下的卷号和件号,是在遵照原有序号的前提下分别进行编制的顺序号;003项下的卷号和件号,是本次整理重新编制的顺序号;001和003项的原有档号是顺序相连的。

⑦包括都察院黄册9册,内容为造报监察御史条陈事件;国子监黄册3册,内容为造报进出钱粮数目;地方上报黄册60余册,主要是黑龙江、江宁、青州等将军谨题修造般支用过各种材料或用过勘合火牌数目册及各省巡抚题绿营官兵俸薪饷银开支数目册;无法判定机构朝年的黄册残件40余册。

⑧11《整理内阁大库清代汉文黄册之经过》,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文献馆编:《内阁大库现存清代汉文黄册目录》附录,台湾台联国风出版社1936年版,第6、5页。

⑨《整理内阁大库满文黄册之经过》,载于《国立北平故宫博物院文献特刊论丛专刊合集》,台湾台联国风出版社1967年版,第35页。


hackIE
Copyright©2003-200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7795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440008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