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清史参考
“如意”的历史碎片(下)(2017年第27期)
作者:卜键 责编:

来源:中华文史网  发布时间:2017-12-26  点击量:183
分享到: 0
 加入收藏      更换背景   简体版   繁体版 

三、盛世收藏与贪腐清单

清朝入关之初,优质玉石很是稀缺,就连御用玺印也不得不凑合,满汉双文的“皇帝奉天之宝”竟然以明“章圣皇太后宝”(嘉靖帝之母蒋氏)的背面刻制,说到底还是上好玺料不足。后来回疆伯克也贡入一些玉石,不仅量少,像样的当也不多。这一切在平定大小和卓之乱后彻底改变:派驻回疆的大臣深知皇帝的喜好,不独注意收购,还会直接组织对玉石的开采,自乾隆二十五年开始,优质和阗玉源源运京,让乾隆帝十分欣喜。从现存档案中可以见出,当时主要在河床采玉,对山上玉石矿进行封禁保护,不经奏准不得开采。而在入关途中层层设卡,私人不得携带玉料进入内地,说到底还是为了朝廷专有与持续使用。

在我国历史上,喜爱玉器珍玩的帝王虽多,却也较少如弘历这般痴迷。他写了大量咏物诗,对和阗玉雕制的宝物津津乐道,有的反复题咏。乾隆御制诗中大约有八十首“如意诗”,开始时还多是竹节、木根之类材质,渐而集中在和阗白玉如意上,一咏再咏,同题重复,并无太多新意,却能准确传递出弘历的珍爱陷溺。宫中有一个玉玲珑馆,弘历显然为之花费了不少时间和心血,所制和阗玉艺术品多要先画样呈上,再遵照旨意造作。皇帝常常身兼宫廷玉作的设计师,且乐此不疲。

乾隆中期以降,以如意为代表的各种宝物,成为“盛世”的一种表征,穷极工巧与奢华,既形成了制作与销售的产业链条,也催生官场贿送、人情联络的潜规则,为害甚巨。其根源或曰核心,仍在于官员向朝廷的进贡。乾隆帝曾多次传谕对臣子之贡作出限制,譬如只允许督抚与少量王大臣贡献,只允许在三大节进贡,并限于土宜与如意之类“上下连情”物品,也有意无意地造成进贡资格的尊荣,推高如意的特殊价值。

三十八年三月,乾隆帝巡幸天津,只是一次短途视察,各地督抚等闻知后仍纷纷派员远道进贡,以浙江藩司暂护抚篆的王亶望亦随众贡献,贡单内首列“嵌珠金如意一枝”。这枝贵重的金如意皇帝并非第一次见到,先是浙江盐商进而未收,接下来浙江巡抚富勒浑又进而未收,虽是拒绝收下,倒也将此物记住。隔了一年,浙江巡抚已换成三宝,王亶望在其抵任前短暂代管,连署任都算不上,却也抓住机会,“复以此呈进”。一件三至御前的如意,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宦程之旅?弘历不禁狐疑,降谕申饬,并质问:“且此如意,伊岂购自盐商乎?抑为商人代进乎?”不知王亶望是怎样回答的,留给皇上的印象似乎并不差。

不久后王亶望调任甘肃布政使,天高皇帝远,加上总督懵懂,遂大肆兜售假捐纳文书,赚的盆满钵满,还博得一个能员名声,升任浙江巡抚。前度王郎今又来,也显得沉稳了许多,一年半之后上了一道奏折,说是巡抚衙门养廉银为一万两,已经足够办公用度,因浙抚一向兼管盐政,“添有养廉银四千八百两,及掣盐路费、赏赉等项公费银五千两”,请求一并裁减,划拨为建造和维护海塘的经费。这话算是说到皇上心坎里了,御批“自应如此办理”,并再次提到那枝“金珠镶嵌之如意”,称之“耗物力而适形其俗,朕所不喜”,申明“不得复以金珠镶嵌器玩呈献”。旧话重提,却读不出多少责备王亶望的意思。

乾隆帝所说是真心话,不喜欢坊间如意镶金嵌珠之俗式,也在谕旨和诗文中再再言及。而他喜欢和阗玉,以为玉如意价格比金如意要低,也是一种政治讽刺——进上的宝贝能便宜么?就在几天后,弘历被山西巡抚巴延三的一份奏报震惊,当即传谕:

本日据巴延三奏,起获张銮同伙私贩之卫全义寄卖各玉器,内有玉如意一枝,票开价银四千两。览之深为骇异!前次屡降谕旨禁止贡献,而督抚等于呈进方物时,间有以玉如意附进者,朕因如意义寓祥占,且计所值无几,间亦赏收,以联上下之情,初不知商人等之居寄罔利若此也。今阅单内卫全义所寄之玉如意一枝,需售四千两,实出情理之外!……奸商辈以近市三倍之心,贪得无厌,高抬市值以惑人,固属可恨,而督抚等不惜重费购觅,亦属愚而无谓矣。朕于整玉如意本非所喜,是以座右陈设止用镶玉者,而不用整玉,乃众所共知。况回疆玉料琢成器皿,朕一见即能辨识。今既彻底查禁,将来自不敢复有违犯。但旧时存者恐尚不少,岂可仍听市侩之昧心渔利!现谕督抚等,即朕七旬万寿亦不准进贡,其或偶于方物附呈者,不得仍用和阗整玉如意及大件玉器。即呈进,亦必不收,使奸商无利可图,其弊自息。(《清高宗实录》,四十三年十一月戊子)  

旨意中有几分痛切,却毫无反思,一味地推责诿过,指责商人与大吏,不去追究玉如意盛行的政治根源。且仍不禁止贡奉如意,说自己不喜欢整玉如意,说宫中陈设多为镶玉,自诩对和阗玉的品质一望而知,无意中也留下一些信息。高官巨商谁不知玉有等级之别,本不在整玉与镶玉,一小块羊脂,价值常远过大块绿玉。距弘历七旬万寿还有不到两年,呈进如意之风愈刮愈猛。

此时正值叶尔羌办事大臣高朴私运玉石案发,多省奉旨追查,晋抚巴延三奏报涉及细节,才使皇上得知玉如意价格之昂。高朴是慧贤皇贵妃的亲侄儿,一向得弘历欣赏,升迁甚速,由兵部侍郎派任回疆,身份却是钦差大臣。没想到高朴竟然利欲熏心,征用维吾尔民夫三千人私自开采玉石,并潜运入关。高朴每次进贡都是九块玉石,品级不算太高,却派人将优质玉料私自带往苏州等地,雕刻如意等物,再卖与办贡者牟取暴利。乾隆帝大怒,连颁严旨,命将高朴一经审明,即在叶尔羌就地正法,以抒民怨。

四十五年三月,内阁大学士、云贵总督李侍尧贪纵营私案发,也与办贡相关。政坛新星和珅受命前往办案,很快将贪贿事实查清,其中按察使汪圻“从前送过金如意三柄,发还后又变价送来”,得银五千两。可知前述玉如意的价格,竟在这种金如意的一倍以上。李侍尧深得乾隆帝信重,为官并非甚贪,退回了汪圻的如意,却收了变价的白银。在他被查抄物品中,有“金如意二十柄……按库法称重二千二十四两六分”,而抄检汪圻的清单中,标名如意与如意花者也有多件。

四十六年夏,甘肃冒赈案事发,很快牵扯出王亶望,扯出通省各府县的捐纳作弊,总督勒尔谨以下56名职官被处死,46人被遣发新疆或黑龙江。涉事官员的被抄清单上多有如意,而王亶望名下却甚少,一则军机处督催将其珠玉珍玩封固解京,这部分清单未见流传;二则闽浙总督陈辉祖一见王亶望任所抄出宝物,陡起贪念,借机抽换入己。陈辉祖事发后被逮讯抄家,清单中也有“珠宝镶嵌如意二枝、各色如意一百六十九枝,各色朝珠一百零三盘,大小玉器共三百十三宗计一千四百一件……”只不知其中有多少来自王亶望了。

所谓的盛世收藏大半如此,先流入权豪势要囊中,再登上贪官的抄检清单,最后汇集于内务府大库。查看这一时期的办案文档,几乎所有的获罪官员,抄检清单上都会出现如意,且数量都很多:

接替陈辉祖为浙江巡抚的福崧,先因黄梅案被贬职,十年后回任,又因侵挪库项被诛,仅任所查抄清单上就有“整玉如意一柄,嵌玉大小如意九十八柄,又零块如意三十九柄”。

闽浙总督伍拉纳贪污案被揭露,奉旨查抄家产,仅在水路两艘船上,就查获“装贮箱笼共一百八十三号”,主要是大件玉器、瓷器和铜器等,造册呈报,其中有“嵌玉如意一百一十二支”“雄黄如意二枝”“檀香如意一枝、嵌料石如意九枝”。而此前抄检伍拉纳京中家产,“如意一项多至一百余柄”。乾隆帝闻知极是气愤,质问:“此与唐元载查籍家财胡椒至八百斛何异?”

同案被逮治的福建巡抚浦霖更是聚敛有术,除大量金银田产,仅金玉如意就有159枝,朝珠123盘。原福建按察使钱受椿家产中,则有镶玉如意82柄。前往福州审案的两广总督长麟因办案不力,有旨抄检其京中家产,清单上玉器朝珠甚多,也有“玉如意一柄,玉三镶嵌宝石如意一柄,玉三镶如意六十九柄”。和珅已发出军机处字寄要求查抄长麟任所(广州)资产,被皇帝制止,否则还会有较大增加。一旦被逮讯抄检,这些封疆大吏轻则贬窜,重则杀头,自然是大大不如意了;其所珍藏的各式如意被列入清单,登记得清清楚楚,连残损者都不漏掉,作为一种罪证。

尽管如此,乾隆帝对如意的喜爱仍未稍减。册立皇太子第三天,降谕定传位后王大臣进贡规则,宣称国家百年升平,大内各殿阁陈设物件积贮甚多,“着自丙辰年(嘉庆元年)为始,内外大臣所有年节三贡,竟无庸备物呈进。惟元旦及朕与嗣皇帝寿辰庆节,在朝王大臣亦只须备进如意,以迓吉祥而伸忱悃。逾日仍不过分赐众人也”(《清高宗实录》)。乾隆帝素以英察明断自视,看到督抚藩臬等封疆大吏贪腐案件多涉贡献,取消了年节三贡,也撤除了他们进贡的资格,只让在京王大臣贡献如意,并强调将用于赏赐众臣。

呵呵,遇贪必反,涉腐必究,而好物长存,如意长存。即便频频出现在抄检清单上,玉如意之温润坚贞、吉祥美好,在老皇帝心目中依然如故。

四、从厉禁到再咏

嘉庆元年元旦终于到了,乾隆帝念叨多年的禅让大典如期举行。国家已发生严重危机,湘黔交界地域的苗变未定,鄂川两省白莲教众又揭竿而起,并迅速扩展到陕南豫西,烽烟相连,民不聊生。

弘历升格为太上皇帝,权柄不移,军国大事仍所决策,嗣皇帝备位见习,形成了禅让期间特殊的政治格局。圣心为内乱焦虑,自有臣子看在眼里,想方设法为之解忧。不是有旨准许在京王大臣进献如意吗?就在元旦这天,各种精心备办的如意大量进宫,“贝勒贝子公等及部院侍郎、散秩大臣、副都统纷纷呈进如意”,全是双份(上皇与皇上各一份),让上皇哭笑不得。这能怪他们吗?“王大臣”说起来隆重,实际在京三品以上官员都可列入,百余年宗室繁衍,乾隆中晚期对满蒙八旗常予加衔,导致高官人数众多。次日,上皇颁发敕谕,限定宗室亲王、郡王、满汉大学士、尚书才准许呈进如意,其余一概不准。

五月间,弘历又有一道敕谕:

此后除盐织关差向有公项购办备赏物件外,其余内而王公大臣,外而督抚,不但贡物不必进呈,即如意亦不许备进。(《清高宗实录》,嘉庆元年五月丙辰)

践大位六十余年,弘历口含天宪,言出律随,可臣下大都知道,关于进贡的谕旨可以有商量。上皇深爱如意,年节与平日还要大行赏赐如意,光是由盐政、织造、税关购买怎么能行?于是仍有人照旧恭进。以和珅为例,不光自己逢年节必进,其母其妻都会进奉,列于贡单之首的便是如意。

几年前,由于御史曹锡宝的弹劾,弘历曾命有司核查过和珅管家刘全的家产,被和珅遮掩过关,而终没躲过嘉庆帝亲政后的清算。据现存的一份和珅资产清单,他家藏的如意竟有五千多枝,专以十余间房屋收贮。乾隆帝长逝矣,否则闻知此数,真不晓得该如何评论?从来自视聪察的帝王都会被近臣欺蔽,又不独一个弘历。话又说回来,如此多的如意,并没给和大人带来吉祥安宁;暗中传递继位喜讯的那枚如意,更是将他送上绝路。这是怎样一种嘲讽?在诏狱中,和珅很快想通了,讯问时痛快招认:“六十年九月初二日,太上皇帝册封皇太子的时节,奴才先递如意,泄漏旨意,亦是有的。”这是他认罪供单中的一条,竟读不出一丝委屈。

与和珅的机巧变诈不同,天潢贵胄、读了大量圣贤书的颙琰,耻于这种行径。大约从那次私递消息开始,颙琰就对盛行宫廷和官场的如意产生了深度厌恶,但也不影响他每逢新年,都要撰作一首赞美玉如意的诗——上皇喜欢,只能跟着表示喜欢呗。嘉庆四年元旦,上皇自觉精神不济,减去了元旦开笔和如意诗,颙琰则照旧题咏,并注明所咏玉如意“乃乾隆六十年十一月十八日赐居毓庆宫时父皇所赐”,多么浓重的孝思与感恩之心!

然彼一时此一时也。数日后上皇辞世,嘉庆帝降谕禁止臣下进贡,词气严厉峻切,特别说到如意:

再年节王公大臣督抚等所进如意,取兆吉祥,殊觉无味。诸臣以为如意,而朕观之转不如意也,亦着一并禁止。(《嘉庆道光两朝上谕档》,嘉庆四年正月十五日)

这番话或也能传到狱中的和珅耳中,称心如意了很多年的他,已经严重不如意了。至于年节呈进如意的惯例,新帝严旨禁绝之际,也说出一些实情:在京王公大臣年俸不高,连当差与日常应酬都不够,贡献如意已成为沉重负担。如果说进贡是乾隆朝中晚期一大秕政,而禁贡,则成为嘉庆新政之一。多数王公大臣想必松了口气,持续数十年的“如意热”,当会消歇一段时间。

此后接连四年,嘉庆帝没再写赞美如意的诗,可到了第五年便又在元旦当天题咏:

盈尺良材贡远方,坚贞温润发辉光。

万几图治皆如意,民协年丰大吉昌。

(《清仁宗御制诗初集》,咏白玉如意)

亲政日久,和珅那点儿破事早已远去,白莲教之变与继起的福建天地会皆被平定,嘉庆帝也重新发现了如意的妙处:从材质、名称到寓意,真是般般可人,能不加以咏歌?自此开始,颙琰在每一个元旦都会写一首如意诗,诗题几乎没有变化,就连“癸酉之变”的次年也未停止,一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年。

作者简介

卜键,江苏徐州人。文学博士,研究员。现任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常务副主任。为中国图书评论学会副会长、北京市文史馆馆员。已出版《天有二日?禅让时期的大清朝政》《国之大臣——王鼎与嘉道两朝政治》《明世宗传》等著作十余种,主编《元曲百科大辞典》等。


hackIE
Copyright©2003-2009 HistoryChin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67795号 京公网安备110402440008号 网站访问量:0 技术支持:泽元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