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5.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清史研究 > 专题研究 > 经济

道清铁路始末

程峰

道 口 清 化 铁路于 1902 年开始修筑 ,1906 年开始营运 , 1907 年全线通车 , 全长 150 公里。1920 年 , 道清铁路开始向孟县 今孟州延伸 , 1925 年 10 月由清化修至陈庄后停工。1945 年1月 , 八路军第 129 师、太行军区发动了道清战役 , 拆毁了道清铁路新乡至道口段; 而新乡至柏山段 , 新中国成立后除待王 —李河 —焦作北站 —李封一段外 , 大部分被新焦线和焦枝线所覆盖。1933年出版的《道清铁路旅行指南》卷首《道清铁路略史》中有如此的记载: “本路发轫于道口 , 终止于清化 , 后复拓展至陈庄。沿线所经 , 昔为殷周之地 , 绵亘八县 , 横贯豫北。虽本线仅长一百五十公里 , 展线十三公里二五 , 合共一百六十三公里二五 , 实居历史上重要地位。溯其缔造之始 , 乃英商福公司 , 于民国纪元前十年即清光绪三十一年 ,西历一九零二年开采豫省修武县辖之焦作镇煤矿 , 依照矿务合同第十七条 , 禀明豫抚 , 准由矿区建铁路 , 接连平汉干线 , 迳达三里湾卫河水口 , 期与水运联络以为福公司运煤专线。嗣因收入不敷修养 , 乃由英窦使商请外务部 , 收归国有。”[1] 道清铁路是英商福公司修筑的惟一一条自始至终都在河南境内的铁路 , 它既是清政府丧权辱国的记录 , 也是英帝国主义在我国争夺势力范围、掠夺资源的见证 , 其修筑的目的是为了便于英国对我国的资源掠夺; 但铁路修筑后 , 对当地的经济发展和人们的社会生活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一、道清铁路的修筑和“国有”

19世纪末 20 世纪初 , 资本主义进入垄断阶段 , 西方列强向中国进行大量的资本输出。1895年中日《马关条约》的签订 , 使西方列强攫取了在中国创办工厂、开发矿山、设立银行、修筑铁路等特权 , 从而掌握了中国的经济命脉。铁路投资建筑权的取得 , 也就意味着垄断了铁路沿线的资源 , 英商福公司就是在这一时期攫取了道清铁路的投资建筑权。

1897年 , 俄国和法国通过比利时在华铁路合股公司出面 , 取得了芦汉芦沟桥 —汉口 铁路投资建筑权。英国遂于 1898 年 8 月由其驻北京公使窦纳乐出面 , 以最后通牒的方式通知清政府的总理衙门: “英王政府认为在铁路的建筑特权方面受到中国的歧视 , 现在向中国政府要求英商有权在享有同比国一样的条件下 , 修筑下列铁路: 天津至镇江如德、美两国愿意时亦可参加 河南和山西福公司建筑至长江的路线。”[2] 英国政府还指示窦纳乐: “在和舰队司令商议之后 , 你可把你认为限他们答复的适当日期或时刻通知他们。不得拖延太长的时间。”迫于英国的武力威胁 , 总理衙门于同年 9 月6 日答复窦纳乐 , 表示接受英国的要求 , 仅请暂缓讨论津镇铁路[3] 。于是 , 英商福公司便在 1899 年派出了以葛拉斯为首的勘测队 , 在山西、河南“首先去证实煤田和铁矿的蕴藏量是否如所说那样丰富和有价值 , 以及蕴藏的石油是否与报告符合。其次 , 将观察到底需要建筑多长的铁路才能把矿区与航行的水道连接起来 , 以便将产品运至适当的市场; 根据当地的情况 , 对最需要的铁路线的勘测和估计也作了初步的安排” [4] 。1901 年 10 月 , 英国驻华公使萨道义照会清政府外务部 , 要求批准福公司建筑由怀庆至浦口的铁路[5]。但考虑到怀浦铁路筑成后 , 山西、河南的物资将不再取道芦汉铁路而直接运输至长江下游 ,影响法、俄财团和比利时的利益; 所以 , 代表法、俄利益的清政府督办铁路大臣盛宣怀以维护国家主权为由反对福公司修筑怀浦铁路。

与之同时 , 福公司勘测队发现河南彰德府道口镇有卫河直通天津港 , 沿途没有艰险工程。于是 ,他们向公司提出了调查报告。“福公司董事们看了勘测队的报告后 , 决定建筑自泽州至道口间的铁路 , 并决定其他方面路线暂缓建筑留待将来。公司随即与披亚逊父子公司订立建筑此路合同。路矿工程师们于1900 年出发至河南” [6] 。其间 , 福公司代办总工程师柯瑞和豫丰公司帮董、山西候选知府方镜在修武县老流 牛 河左右勘测矿地 , 并致函修武县知事 , 要求转请河南巡抚锡良准予建筑由矿地6至道口的铁路 。鉴于山西人民于 1905 年掀起了大规模的争矿运动 , 福公司遂放弃了清化镇至泽州这段61.16 公里长的铁路的修筑 , 重点修筑道清铁路。

清政府颁布的《矿务章程》第 8 条明文规定:各矿建筑支路只准通至干线或水口。福公司提出修筑的道清铁路既通干线 (新乡) , 又通水口 (道口) , 与《矿务章程》明显相抵触。因而河南巡抚锡良据此迭与盛宣怀和外务部电商 , 指出道清铁路横贯卢汉铁路 , 又通水口 , 有碍卢汉铁路利益 , 并与新颁矿务章程不合。提议将福公司拟修的铁路限制在卢汉铁路以西 , 以新乡县杨树湾为终点 ;[ 7]但是 , 福公司拒不接受此议 , 并继续给清政府施加压力。

1902 年 6 月 , 清政府指令河南巡抚锡良派豫北矿务总局总办、候补道韩国钧与柯瑞先后在开封、道口议订章程。同年 8 月 , 韩国钧与柯瑞签订了《河南道口至宁郭驿议建运矿支路章程》。此章程共有 20 条 , 其主要内容是: 这条铁路的性质为“商与民交涉之事”, 由福公司筹款自建; 福公司在焦作开矿 60 年后 , 即将铁路连同矿地其他财产无偿交与中国政府; 铁路起点为卫辉府浚县 (今滑县) 道口镇 , 向西筑至怀庆府武陟县宁郭驿。《章8程》经锡良批准 , 外务部立案 。[8]为造成既定事实 , 福公司方面在清政府还未批准之前就悍然行动 , 在柯瑞的指挥下 , 由道口向西建筑铁路; 另一方面福公司总工程师亚力山大·利德在焦作指挥开凿一、二、三号矿井 , 建立哲美森厂。修筑铁路期间 , 福公司又舍宁郭驿改筑至清化镇。

道清铁路建设初期 , 铁路管理局设在道口镇 , “嗣因便利中、福两公司煤运 , 于光绪三十二年 (1903 年) 迁于焦作” 。1903 年 , 由道口至清化镇柏山的干路以及自游家坟至新乡新站之支路全部竣工 , 总长149.5 公里。是年正月 , 柏山至清化镇的4.5 公里又修通。这条铁路横跨浚县、滑县、汲县、新乡、获嘉、修武、沁阳七县。因铁路的起始点为道口镇与清化镇 , 故而命名该铁路为道清铁路。道清铁路共长 154 公里 , 另有岔道28. 4 公里 , 支线 2.44 公里。

福公司修筑道清铁路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外运焦作煤炭 , 但其在焦作开凿的一、二、三号矿井耗银数百万两 , 因技术原因 , 迟迟没有出煤。福公司恐养路之费无着 , 乃商请英使要求外务部将此路归并铁路总公司办理 , 以建筑费作为借款” [9] 。1903 年 6 月 , 清政府外务部同意了英国公使萨道义代表福公司提出的要求 , 由中国向福公司借款修筑道清铁路。福公司提出道清铁路每英里平均造价为6 000 英镑 , 全路共长 145.65 公里 , 共计 50 多万英镑 , 要求清政府“先发 75 万英镑借款小票 ,再行派员估工查账多少再算”, 但盛宣怀坚持“照买卖章程 , 先估价交账 , 再定借款票数” [10] 。在外务部的一再催促下 , 盛宣怀一面与福公司总董兼总代理人哲美森谈判 , 一面“派工程司 (师) 、候选知府詹天佑赴豫查账看工”。1904 年 11 月 , 詹天佑来到焦作勘查。经过勘查 , 詹天佑发现道清铁路西段仅修至柏山村 , 距清化约5 公里 , 铁路全线没有大的桥梁涵洞 , 轨重每码是 75 磅。同年 12 月 ,詹天佑在北京与哲美森议价 , 并于次年 2 月核定出道清铁路的建筑费及其他费用共为61.46 万英磅。

在谈判桌上 , 盛宣怀和哲美森在道清铁路的作价问题、限制铁路运铁问题、福公司运煤收费问题、已成铁路先行售票行车问题、继续展筑铁路问题等方面进行了激烈的争论。经过一年半的谈判 ,盛宣怀和哲美森于 1905 年 7 月 3 日在北京同时签订了《道清铁路借款合同》和《道清铁路行车合同》。

《借款合同》共 21 条 , 其主要内容是:

第一 , 道清铁路所用之款定为 70 万英磅 , 即借票 7 000 张 , 每张 100 英磅 , 每年按 5 厘行息 ,名曰“1905 年中国国家河南铁路五厘借款”。

第二 , 债票与铁路交于中国之日 , 其利息由发票之日算起。息票应按票面所载数目核算 , 订于每年阴历 7 月 1 日 , 正月 1 日在伦敦用金钱核付。

第三 , 借款应计卖票之第 10 年起 , 分 20 年赎还。

第四 , 所有应付息票及应还借票 , 都以英金核计 , 由伦敦福公司或该公司所派经理之银行付给。

第五 , 中国铁路总公司愿将此段已成铁路作为头次抵押给与本合同所订借款之借票 , 即该铁路及车辆料件行车进款是也。

第六 , 中国允认保全并设法保全本合同所载借票应享利益 , 并永准借票及息票以及因此项借款所有进出之事概行豁免捐税。

《行车合同》共 10 条 , 其主要内容是:

第一 , 中国铁路总公司奉国家允准 , 委派福公司派出行车总管 , 代表中国铁路总公司调度经理。

第二 , 在行车所得实在余利之内 , 除行车各项开销外 , 福公司提款若干 , 以备每半年、至少 3 个月前 , 应付中国国家本借款利息与本银之用。

第三 , 本行车合同自签押之日起 , 以 30 年为期。

第四 , 此段铁路所需行车及修养路工之一切物料 , 如从外国运来 , 当免其完纳关税厘金 。[11]

根据这两个合同 , “福公司不仅获得了非常优惠的利率 , 同时又收回了所花的资本 , 而且根据合同规定 , 福公司得建筑铁路并有 60 年的所有权 ,60 年后才无偿地移交给中国”。“这样的合同对于福公司是非常有利的”  。道清铁路虽然名义上归中国所有 , 而“全部管理经营权都交外人执行 , 中国仅派一毫无指挥实权的局长实行监督” [12] 。从此 , 道清铁路就成为福公司掠夺中国资源、垄断煤炭运销、打击竞争对手、剥削中国人民的重要工具。

 二、道清铁路的延展和废弃

道清铁路修成后 , 由于路线太短 , 连年亏本 ,福公司遂以借款关系 , 展筑路线 , 以期增加收入。由于战争的影响 , 抗战末期 , 道清铁路基本废弃。为增加收入 , 福公司所要求延展的路线 , 一条是从西段清化至黄河边之孟县 , 一条是从清化经怀庆、阳城以至山西平阳。北洋政府交通部以道清铁路原合同颇多损害利权之处为由 , 拟将清化至平阳作为干线 , 而以清化至孟县为支线 , 另为一路 , 与道清铁路脱离关系 , 拟先订清化至平阳铁路之支路———清化至孟县铁路的草合同。1918 年 4 月 6 日 ,道清铁路监督局局长程世济奉交通部命令 , 与福公司代表会商道清铁路延展事宜。由于山西省军政一致反对福公司展筑清化至平阳的铁路 , 福公司遂放弃修筑清平铁路; 同时派遣工程师来华 , 勘测修筑清孟支路 。

1920年冬 , 清孟支路工程处成立 , 并在清化七房村办公。1920 年 12 月 16 日 , 交通部总长叶恭绰、财政部总长周自齐、福公司总经理堪锐克在北订定了《清孟支路借款合同》28 条。同年 ,福公司为延展清孟支路“垫款 35 万英镑 , 折合国币 350 万元 , 实际起债额 87 301 英镑 , 折合国币873 010 元”  。在修路过程中 , 由于借款迟滞 ,购地困难 , 直到 1925 年 10 月 , 清孟支路仅修筑至距清化 13 公里处的陈庄 , 因款项支绌而停顿。1925 年 , 英国国会为缓和中国的社会矛盾 , 通过了退还庚子赔款的决议 , 决议于 1930 年 9 月正式付诸实施 , 企图借此刺激中国对英国商品的购买力。决议规定退还中国的庚子赔款须用于建造铁路等事业和向英国购买修建铁路等器材 。1926 年10 月 , 清化至陈庄这段铁路正式通车营业。20 世纪 30 年代初 ,《时事新报》曾发表文章提出在道清铁路东端展筑道(口)济 (南) 铁路、道 (口) 大( 名)铁路[13] , 均因经费困难而未成事实。到 1935 年 12月 , “道清铁路外债欠付的本金有 495 700 英镑 ,利息 223 065 英镑 , 行佣或经理费 1 797 英镑 , 结欠总额国币照旧折算率 7 205 620 元 , 照新折算率12 249 554 元” 。债台高筑 , 积重难返。1935 年底 , 道清铁路局并入平汉铁路局。为了扩大运销煤炭的市场 , 平汉铁路局决定在道清铁路的东端展筑道 (口) 内 (黄) 铁路。通过勘测 , 平汉铁路局在道内铁路线上开始填筑路基 埋装电线杆分头并进。后由于经济原因 , 加上抗日战争爆发 , 道内铁路不得不半途而废。

抗日战争爆发后 , 日军占领了道清铁路 , 道清铁路从此变成了抗日军民打击日寇的战场。1938年 8 月 17 日至 9 月 22 日 , 陈赓指挥八路军 129 师386 旅和其他几支抗日部队 , 对道清铁路新乡至焦作间的多个路段连续实施 6 次大破坏。抗日军民趁着夜幕上路拆卸道钉 , 搬走铁轨 , 掘断路基 , 烧毁枕木 , 炸毁桥涵 , 砍断电杆。道清铁路全线陷于瘫痪状态 , 日军不得不从前线抽调部队护路。为维护交通畅通 , 日寇在道清铁路两边 , 强迫群众挖掘出4米深、8 米宽的防护壕 , 并在路口修有碉堡 , 驻有日、伪军 , 每隔 200 米左右设有看护人员。夜里 , 探照灯不停 , 铜锣交响 , 巡逻不断。同年 9月 , 平汉路工人破坏队 , 趁夜色在道清铁路的钢轨下埋好炸药。当机车驶至时 , 轰隆一声巨响 , 车头炸飞到路外 , 后面的列车向前拥来 , 敌人惨叫声一片。之后 , 游击队又和八路军合作 , 炸毁了修武与狮子营之间 2 公里的铁路 , 和老百姓一起掀翻了35公里的铁轨。敌人只好派重兵看守线路 , 连续抢修 35 天才勉强通车。同年 10 月 , 八路军 688 团和 689 团进驻道口至李源屯的铁路沿线各村。为了抗击日军 , 该部在国民党汲县抗日游击队王协和部的配合下 , 发动当地群众拆除了道口至李源屯段的铁轨 , 从而使道清铁路东段失去了战略作用。不久 , 日军将李源屯至新乡一段铁路上的器材拆下用来修筑汴 (开封) 新 (乡) 铁路 。[14]

1945 年 1 月 21 日至 4 月 1 日 , 八路军第 129师、太行军区发动了道清战役。这是在道清铁路南北和平汉、新乡 (汴) 开(封) 铁路之间的广大地区对日伪军所进行的一次进攻性战役 , 太行军区共投入 6 个团又 3 个营的兵力 , 经 70 余天作战 , 歼灭日伪军 2 500 余人 , 扩大解放区 200 平方公里 ,解放人口 75 万 , 建立了获嘉、武陟、修武等 4 个抗日民主县政府。此次战役 , 八路军拆毁的道清铁路新乡至道口段 , 后来一直没有恢复; 而新乡至柏山段 , 在新中国成立后除待王 —李河 —焦作北站 —李封一段外 , 大部分被新焦线和焦枝线所覆盖 , 原位于博爱县城东北的清化车站和清化至陈庄一段铁路最终废弃。位于焦作市新华街南段道清里一带的原道清铁路管理局遗址已经荡然无存 , 但作为道清铁路焦作站的货运北站至今还大致保留着原貌。

三、道清铁路的影响

道清铁路是帝国主义为掠夺我国矿产资源而修筑的一条铁路 , 但在客观上它改变了河南的交通状况。道清铁路的修筑和通车 , 对河南的社会、经济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 无论是对当地工商业的发展 , 还是对交通邮政事业的发展都有一定的促进作用。

(1) 道清铁路促进了工商业的发展。道清铁路由福公司移交之始 , 有道口、柳卫等 12 个站 , 以运煤为主 , 后来兼营其他业务。运煤自焦作至新乡每天 2 次 , 自焦作至道口者 2 次。总体而言 , 以煤为大宗 , 次则麦、杂粮以及铁器、竹器、水缸、神香、药材等类 , 从 1906 年营运开始 , 商品日趋繁荣。从铁路沿线出产的物品的运销来看 , 产于道口及附近各地的有木材、杂粮、诸色豆、红米、剪子、白布、鸡蛋等 , 运销卫辉及天津、临清等地;产于新乡及附近地区的有木料、布匹、棉花、小麦、大米等 , 运销天津河口等地。从产品的流向来看 , 商品流通十分活跃 , 必然会促进农产品商品化 , 改变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和生活状态 。[15]道清铁路的通车 , 把当时的商贸重镇清化同道口甚至天津连在了一起 , 焦作及附近地区的煤炭、竹货、“四大怀药”源源不断地运到了道口三里湾码头 ,然后通过卫河水运直达天津; 而天津的工业产品和“洋货”以及各种时尚 , 也纷纷在焦作登场亮相 , “焦作繁盛街市集于中山东街(今新华街), 所有银行、绸缎、洋广布匹、饭馆、浴堂、妓寮、旅馆 ,均集于是 ……其著名之商号如钱业之同和裕 , 煤油业之聚源栈、中裕存 , 杂货业之德兴厚、德源恒 , 洋货业之义盛永、豫立丰 , 南货茶业之稻香村、紫岩春等”。 1。铁路在促进商业繁荣的同时也促进了工业的发展 , 引起了经济结构的改变 , 出现了农业、工业并存的局面。河南地处内陆 , 在铁路未建之前 , 交通不便 , 生活自给自足; 铁路出现以后 ,有志之士纷纷从事工艺制造 , 兴起一股实业潮流:田芸生首先创办厚生实业工厂 , 织染爱国棉布 ,1922 年又在汲县成立华新纺织有限公司 , 使用美国机器 , 产品畅销广东顺德、河北石家庄及河南禹县等地 , 获利颇丰 。温县杨垒镇前杨垒村人张子杰联合温县、沁阳、济源、孟县、武陟等怀府五县怀药商人于 1923 年在温县城内二街成立“怀药股份有限公司”, 首开民间整合怀药资源之先河 , 对怀药贸易的规模化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16] 武陟木栾店人鲁连城 , 靠怀药起家名震津沪。1919年冬 , 他总投资 80 万两白银的成兴纱厂正式开工;随后 , 鲁连城又在山西绛县创办大益成纱厂; 在陕西西安创办自成纱厂 , 由此成为当时河南省首屈一指的独资经营的民族纺织业巨头[17] 。此外 , 道清铁路沿线一带还建有诸如火柴公司、蛋厂、面粉厂等。在矿业方面 , 有清化的硫磺矿 , 新乡、滑县、浚县的硝盐 , 新乡的冶铁等; 既促进了经济的发展 , 又拓宽了人们的就业渠道。

2 道清铁路促进了交通邮政事业的发展。道清铁路建成伊始 , 主要以运煤为主 , 但后来有所变化 , 除运煤外 , 开始载客 , 并且对客运加以规范。1912 年 , 道清铁路改为中华民国道清铁路 , 开行一二次客车 , 订定行车时刻、行车通则及挂车章程。1916 年在焦作、李河、待王站采用电气标签。1917年一二次客车装置暖气管。其后 , 其他各站也纷纷设置电气路签。计全路分东西两段: 东段包括道口、王庄、柳卫、李源屯、汲县 , 白露、新乡县、游家坟、新乡新站等 9 个站; 西段包括大召营、获嘉县、狮子营、修武县、待王、李河、焦作、李封、常口、柏山、清化、陈庄等 12 个站。铁路的出现也促进了邮政事业的发展。1905 年道清铁路投入运营 , 租用部分客车行李车厢带运邮件 , 沿途各地纷纷设立邮局。新乡县的邮政局在西车站城关 , 又设分柜于道清、京汉铁路沿线 , 邮寄财物概由总局经理收领。修武邮局也于光绪末年设立 , 宣统元年改为二等局。光绪末年焦作设邮政代传所 , 宣统元年改为邮政支局 , 在待王镇、李河设置邮政代办处。邮政事业的发展 , 有效地改变了消息闭塞的状况 , 加强了人际间的沟通与联系 , 也使资金、信息的流通更加便利和可靠 。18

3 道清铁路促进了地方的繁荣。“焦作镇原为豫北荒僻之区 , 交通极为不便”, 但“自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 年, 英商福公司开采煤矿、建设铁路后 , 地利开发 , 交通便利 , 工商发达 , 与时俱进 , 俨然为豫省西北之重镇。在民国六七年间1917 —1918 年, 为焦镇最盛之时代。笙歌彻夜 ,共乐升平 ……市面电灯、电话及自来水种种设备颇臻完善 , 渐呈繁华气象。所有四乡农产咸会于此 ,以备各地采购; 而津沪各地之运销无烟煤者 , 莫不派员驻此采办。其中福两公司联合办事处亦设于此。本局设于本市之南端 , 本路办公处、机车厂房以及公园、医院、员司住宅 , 皆设于局之左右。将来果能东展道 (口) 济( 宁) , 西展柏 (山) 泽州, 运输畅通 , 矿业发展 , 则焦镇之繁荣 , 正未可以限量也” 。关于道口镇当年的繁荣 , 《道清铁路旅行指南》记曰: “凡由晋南豫北以及津沽等处出入之货 , 悉皆由此装卸。河中舟楫往来如鲫 ,由此溯河北上可达津沽 , 平时水深可五六尺 , 载重十五六吨帆船均可通行 ……煤商福公司、中原公司等均沿河建筑场栈囤煤 , 以利转运输入货品。以煤、油、食盐为大宗 , 工业制造品次之。本地居民多业船户、脚行 , 而业铁工、木工者亦颇不少。彼等为便利工作计 , 咸临河而居 , 屋宇栉比 , 饶有风趣。”水陆交通的便利 , 使道口成为商贾云集、人烟辐辏、商业繁荣、远近知名的水旱码头 , 素有“小天津”之称。

4 道清铁路也促进了人们观念的改变。新乡县过去“古风淳朴”, “女务纺织缝纫及养蚕者少 ,城市尚华 , 乡间淳朴”, “近因铁路交通五方杂处 ,习为奢靡 , 鸡蛋厂开打鸡蛋之女工 , 竟相修饰 , 而风俗日漓” [18] 。获嘉县民众随着对外交往的增加 , “渐知天之为物 , 虚无缥缈 , 亦多趋重人事”, 甚至出现了“视金钱如性命 , 锱铢不肯浪费以之殖货”的现象[19] 。这些均表明 , 铁路 ———这一近代化事物在社会整体的进步中尤其是在人们观念的改变过程中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和影响。

总之 , 道清铁路是英帝国主义修筑的唯一的一条自始至终都在河南境内的铁路。它既是清政府丧权辱国的记录 , 也是英商福公司在我国争夺势力范围、掠我资源的见证。道清铁路修筑的目的是为了便于英国对我国的资源掠夺 , 但铁路修筑后 , 对当地的经济发展和人们的社会生活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参考文献:

1  道清铁路旅行指南 Z. 铅印本 , 1933.

2  OVERIACH T M. 列强对华财政控制 M . 郭家麟 , 译.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 1959.

3  菲律浦·约瑟夫. 列强对华外交 M . 胡滨 , 译.北京: 商务出版社 , 1959.

4  肯德. 中国铁路发展史 M . 李抱宏 , 译. 上海:三联出版社 , 1958.

5  北洋洋务局. 约章成案汇览: 乙编·第 37 卷 (下)Z. 光绪二十七年九月外务部致英国公使照会.

6  锡良. 锡良遗稿·奏稿 M . 第 1 册. 北京: 中华书局 , 1959.

7  王亮. 清季外交史料: 第 156 卷 Z. 锡良、外务

部往来电报.

8  北洋洋务局. 约章成案汇览: 乙编·第 37 卷 (上)Z. 河南道口至宁郭驿议建运矿支路章程.

9  薛毅. 英国福公司在中国 M . 武汉: 武汉大学出版社 , 1992.

10  宓汝成. 中国近代铁路史资料: 第 2 册 Z. 908.

11  薛毅. 焦作煤矿史 M . 郑州: 河南人民出版社 ,1986.

12  陈晖. 中国铁路问题 M . 北京: 三联书店 ,1955.

13  道清铁路拟展至济南 N . 时事新报 , 1933-06-19.

14  刘仰洲. 道清铁路兴废记 Z ∥焦作市政协. 焦作文史资料: 第 3 辑 , 1990.

15  田芸生. 新乡县续志 Z. 铅印本 , 1923.

16  李相宜 , 宋宝塘. 笃信实业救国的怀商张子杰N . 焦作日报 , 2005-02-22 (A2) .

17  李相宜 , 宋宝塘. 靠怀药起家的工商巨子鲁连城N . 焦作日报 , 2005-03-08 (A2) .

18  岁有生 , 张雷. 论道清铁路对沿线社会经济的影响J . 华北水利水电学院学报: 社会科学版 , 20053: 70Ο72.

19  邹古愚 , 邹鹄. 民国获嘉县志 Z . 铅印本 ,1935.

(资料来源 :《河南理工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 第 8 卷 , 第 2 期 , 2007 年 4 月) 

文章点击数:       【 】    【更换背景色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5.3